Finger
拎着烈酒背着孤独踟蹰的代码狗

      关于死刑的话,中国一直都是存在多种死刑判决方式,多种违法犯罪行为都存在死刑,西方很多国家,所谓“人权”组织和个人都一直说中国不仁道,没有人权的一个依据。

      

他们关于死刑废除的观点 
(1)死刑并不具有特殊的刑罚威吓效果。(2)死刑本身并不完善,这主要表现为以下几点:其一,死刑的程度不可分,不符合罪刑相适应原则;其二,不符合伦理道德,即国家禁止公民杀人,而自己却在做着杀人的勾当;其三,死刑所造成的死亡恐怖造成生命刑的双重报应,死刑判决后到死刑执行前,受刑人要在死亡的恐怖之下生活,极不人道;其四,死刑不符合现代刑事政策的基本要求,死刑实质上是不教而诛。
(3)保留和适用死刑,忽视了人为错误的可能性,而造成不能恢复的后果,人死不能复生,如果由于司法错误造成错杀,将无法纠正。(4)死刑的残酷性,不符合刑罚人道主义的要求。(5)根据社会契约论,国家或社会无权剥夺其人民的生命。(6)死刑不符合经济性原则。执行死刑的结果,使被害人无法取得损害赔偿,国家无法获得无偿劳动,而且将犯罪人处死后,有时国家还需要负担受刑人家属的社会救济工作。全世界目前有四十多个国家废除了死刑,而绝大多数西方国家都废除了死刑。

     

我在之前一直主张恢复重典酷刑。

中国有句话叫“乱世当用重典”,问题在于什么时候是乱世,什么律法才是重典,我在之前的学习生涯中,我就觉得当下就是乱世,第三次世界大战必定开打,各种主义和思想在战后会有一种突飞猛进的进步。既然存在不久远的战争,那就当是乱世。在墙内的世界,不存在很多东西。

待续...

这篇文章还没有人发言,快抢第一!

发表评论